妙法聯校時事評論比賽高中組冠軍

 高中組   《港鐵優先座》評論    中五級 楊雯鈴

         港鐵優先座措施推行以來,引起不少的道德爭議。為何讓座這種本應出自初心的關愛之舉,反倒變為遭人撻伐的道德批鬥?為何本來鼓勵人們將心比心的優先座,反倒變成「道德批判座」這樣一塊燙手山芋?這種「批判」又是否符合優先座的原意呢?背後所牽涉的,其實是千絲萬縷的社會文化背景與現象。

   優先座的原意,是鼓勵乘客主動讓座給有需要的人士。追溯政府自2012年推出長者2元乘搭港鐵的票價優惠,鼓勵更多長者出行。而大多長者的體質欠佳,乘搭港鐵時,可能比一般人容易受傷。由此為他們提供優先座,某程度上可以緩行車風險,對所有乘客均有利。

http://www.twghsksk.edu.hk/uploads/ugm_page/image/90.jpg   那麼,看起來百利而無一害的優先座,近年來卻好像變質一樣,演變成專屬於長者,殘疾人士和孕婦的座位。而一般乘客,若被發現坐在這些優先座上,就算當時沒有長者需要就座,也會惹來其他乘客不滿的眼光;甚至被拍照並上載網絡,遭網友批鬥和公審,頓時弄得人心惶惶。實際上,這種被動的讓座模式,是建基「恥感文化」之上。這個由美國學者魯思本尼迪克特提出的社會學理論,簡言之,東亞文化體制之下,人們會因違反社會主流意見而感到羞恥,為了保住所謂「面子」,即使自己的主張是正確的,往往也會因為群眾壓力而放棄自己的主張。社會上一些有需要使用優先座的人,由於群眾壓力而不敢使用,一些人武斷把乘客坐優先座判斷為「不道德」, 因此縱是真正有需要的人也不敢使用優先座了。人們往往沒有反思優先座設立的原意,即使車廂沒有長者及有需要的人,也對坐在優先座的乘客作出批判。至於讓座者,往往只是因為群眾的道德批判而忍氣吞聲,為了不成為網絡公審的對象,只好讓座,這種羞恥純粹是建基於外在壓力,並不是來自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」的內在道德觀而主動讓座,這根本無助於推廣敬老的思想。而另一邊廂,長者乘客又被批評為倚老賣老,遭受標籤。由此可見,這種讓座方式不但未能推動和培養社會的讓座文化,更加劇了社會的不和諧。

   這種有位置也不敢坐,明哲保身的觀念,讓優先座成了「道德批判座」,更呈現了英國社會學家史丹利柯恩提出的「道德恐慌」現象。人們把優先座視為關注長者等邊緣群體需要的「媒介」,然而這種過度的關注卻導致了其他群體的惶恐,群眾以道德角度預設需讓座給弱勢群體,卻忽略了其他群體享用資源的需要性。最終讓其他乘客對傳統的道德價值,如敬老等,存在着一份行為與思想上的恐懼和掙扎。優先座引起的爭議背後,其實有其特殊的社會因素。就香港而言,引發優先座爭議的核心是人們的刻板印象——有不少年輕人對敬老觀念棄若敝屣,坐在優先座的年輕人就被刻板定型為沒家教、不懂敬老、無道德觀念的「廢青」——無論背後有什麼原因,也不予諒解與包容。然而,在批評年輕人的同時,社會也需要反思其過分批判的現象。

    總括而言,優先座爭議的背後,其實具有複雜的文化和社會因素。要真正解決優先座的爭議,關鍵根本並不在優先座的設立與否。唯有針對背後的社會因素,向市民作道德觀念之培養,方能從根源解決此一問題。

 

作品題目:港鐵優先   << 按此觀看手稿